為什麼記者愛柯文哲?因為柯上任後,真的改變了記者的血汗職場

2015-02-10 作者: Techorange科技報橘

媒體勞權的質變,發生不是一朝一夕,但我還是要對柯市長說:「這回,你功德無量!」10917889_1031660623518344_7787087401836138702_n

照片中的地點,是臺北市政府 11 樓,時間約莫是 1 月 29 日晚上七點,一片黑壓壓的現場,擠了有快 20 檯攝影機腳架、超過 30 個記者,這晚,是廉政委員會首次開會。拍下這張照片的記者的圖說是:「準備要衝了。殺!」

台北市政府,在郝龍斌時期是冷衙門,跑這條市府線的記者有一搭沒一搭;但柯文哲上任後,市府線記者增派好幾組,每天門庭若市,有位電視台記者是這樣描述的:「我每天看柯文哲的時間,比看我爸還久。」

柯文哲很紅,記者每天新聞寫不完,甚至還要加班,但有趣的現象是: 許多主跑柯文哲的記者其實是真心喜歡他的。

10649562_1031652430185830_2857895181805453648_n

臺北市政府變「記者搖滾區」,記者席地而坐,就在等待柯市長。

  • 為什麼記者會愛柯文哲? 

每次被記者追著問,柯文哲很細心,會注意到攝影記者還沒喬好位子,除了小細節,記者最怕的就是「想問的問題問不到答案」,每回柯市長被記者包圍問完一個回合,幕僚便會出來「趕記者」,但柯文哲只要聽到記者的呼喊,即便已經轉身離開,他又會回來把問題好好講完。有記者形容:「柯文哲個性雖不懂和人互動,其實內心是溫暖的」。

  • 柯文哲勞檢制度 讓記者血汗職場有救了

柯文哲上任後的「勞檢制度」首波就針對「媒體業」。以電視台來說,長期以來現狀是這樣的:

詹男在新聞界任職近 20 年,2003 年進入三立電視台擔任攝影記者,曾赴冰島、澳洲等國出差。他在去年 3 月間離職,三立卻拒付加班費,他因此求償 1054 小時、共 37 萬多元的加班費。詹男受訪時表示,「我只是爭取應有的權利,希望我的案例可以提供其他同業參考,媒體業真的很辛苦,我們都是靠爆肝在賺錢。」原標:記者加班 1 千小時 三立判賠 27 萬(蘋果日報

上班打卡制、下班責任制,能像這位記者敢去打官司還打贏官司的,是少數中的少數,以電視台為例,雖然有小夜班制度,但自己主跑的線有大事,加班是應該的,能不能補休,可以補休多久?就看各公司良心。

柯文哲的「勞檢制度」的確讓媒體高層感受到壓力。現在,「改變成真」了!有電視台願意改變加班制度,下令不准積假,因此有假就能快快補休,不會像以往假單上積假滿滿是。也有跑線六年資歷的電視台記者表示,以往加班有零頭,根本不敢去報加班,因為整個公司「沒有這種風氣」,但現在柯文哲上任後,公司對加班補休規定的認定「感覺放鬆」了,就算只有幾小時的加班(不滿半天的),也可以報補休。

壹電視工會理事長鄭一平(也是壹電視黨政組記者﹚舉例,像是目前中天電視台就已經下令不准積假,有假當月就要放完。針對首波勞檢要針對媒體業一事,鄭一平是這樣子說的:

柯文哲上任後,「風向球變了」!以往的媒體勞權只是「喊喊算了」,但柯文哲下手了四個財團,加上勞動局長賴香伶街頭出身,媒體高層要了解,他們這次不是只是要放煙火,現在正在搬柴火,這一把火,要放就放大火。

此外,記者加班是沒有加班費這回事的,鄭一平強調這是違反勞基法,但更值得關注的是,電視台終於懂得要「控管」記者的上班工時,電視台新聞部長官開始會提醒記者,事情做完可以回家,讓工時可以控制在九、十個小時,也許有感度記者覺得不夠(或你還是一樣操到死?),但你有沒有想過,這些整體環境上一步步的改變,都是以往不可能發生的。

媒體是血汗職業,「起得比雞早,吃得比豬差,睡得比狗晚,跑得比馬快」,記者有深刻體驗。我要說的是,媒體生態環境是辛苦的,一直以來「被操到死」是正常的,幹過記者一定都體會過,從五點早機一路上到深夜、連上十幾天沒休假… 工作權益長期被漠視,一直把不正常的工作環境被視為正常。現在,生態結構真的出現改變,權益自己更應該重視,鄭一平表示 2 月 9 日還會與柯文哲有半天的座談,他會特別針對媒體「不合理的超時加班」,以及「加班必須給加班費」二個訴求,好好讓柯市長了解,同時鄭一平提醒所有記者同業,記者從來不是責任制,是屬於「調宜工時」,連續上七天班違法、一天上超過 12 小時違法,超過九小時工時就必須給加班費,這些種種權益,當記者的你,知道嗎?

媒體勞權的質變,發生不是一朝一夕,但我還是要對柯市長說:「這回,你功德無量!」



隨機文章

讀取中…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

*